首頁
> 魅力南城 > 文化南城 > 南城文化

我是堯坊喊詩人

發布日期:2019-07-22 15:35 瀏覽次數:

喊詩,中國傳統古村落堯坊一種特有的民俗活動和文化現象,其起源年代已難考證,但世世代代綿延不斷,經久不衰。在老家堯坊,我是一名喊詩的人。

喊詩與舞龍燈緊密相連。每年正月十三,是鄉親們受頭燈的日子。所謂受頭燈,就是哪家在過去的一年辦了喜事,建房、結婚、生子、上大學、過生日、買車、建果園、辦企業等等,凡是沾上“喜”字的,統一安排在這天夜晚喊詩文舞龍燈慶賀。這天一大早,舞龍隊就會派出兩名隊員,一名舉著為龍燈帶頭的紅燈籠,另一名拿著紅帖子,挨家挨戶散發燈帖,確定戶家和晚上行燈路線。有喜事的人家叫作東家,是受龍燈的主人,可以享受未辦喜事人家不能享受的待遇和榮耀,所以家家戶戶熱情高漲,一見到散燈帖的,連忙恭迎入室,報出自己家辦過的喜事,一件也舍不得落下。這些年,有不少人家在城里定居,老家的房子平時上了鎖,但是到了正月十三,這些人家都早早開了門,眼巴巴等著受頭燈。

夜幕終于降臨,龍燈在萬眾翹首中閃亮登場。喊詩安排在舞龍燈之前。東家看到打頭的紅燈籠舉到自家門口,連忙點亮一對紅蠟燭,垂手弓背畢恭畢敬地迎接喊詩人。喊詩人根據各家各戶不同的喜事,喊出與喜事對應的詩文,漲彩功效顯著,樂得東家滿面春風。每喊一首詩文,就放一串鞭炮,打一通鑼鼓,吹一聲瑣吶,調一記長號,整個過程中器樂相伴,人聲鼎沸,好一番熱鬧而又虔誠的場景。

喊詩在鄉親們心目中的份量舉足輕重,當一個喊詩人是很不容易的。喊詩人要連續幾個鐘頭奔走各家,腿腳功夫須扎實;喊出的聲音要傳到四個角落,嗓子必過硬,這是基本條件。更為重要的是,喊詩人要有好記性,能夠記住幾十首詩文,還要根據喜事的性質靈活運用,不可張冠李戴,鬧出笑話。舞龍隊時刻注重培養和物色喊詩人,一年接一年,一茬接一茬,不敢間斷。

在老家舞龍隊,我多年都是舞龍頭的主力隊員。但是前年,隊長交給我一個神圣的任務:喊詩。我一打聽,原來喊詩的長者身體不適,無法工作。我知道自己難以勝任新職,但本著個人服從組織的原則,還是接受了這一分工。

我走馬上任了,也像我的前任一樣,穿著整潔,手握茶杯,有模有樣地走進了東家大門。東家一見我進門,又是上茶又是遞煙,這份禮遇把我的緊張感驅得煙消云散。白天散燈帖的人進門時已告訴我,東家喜事是生了孩子,我清清嗓子喊出了詩文:“呼嘿——龍燈進門色色新,賀喜東家添人丁。和睦人家好福氣嘞,后代個個成龍鳳啊——”我把前面的“呼嘿”和后面的“啊”字拖得很長,提醒人們注意傾聽和應答。喊的時候,全場一片安靜,一喊完,所有在場者都異口同聲地大聲應答:“好啊——”聲震屋瓦,十里可聞。

隊長見我喊得還可以,當天就把我的試用期免了,直接任命我為喊詩人。我不能辜負大家的信任和期望,這幾年花了不少心思在這個崗位上。我通過尋訪前輩采集詩文,記錄在案,把原來口口相傳的語音形式變成了文字形式,便于收藏和傳播。我剔除一些迷信成分,把詩文變得更加健康、文明。我還根據時代的發展,編出一些與時俱進的詩文,比如,現在很多人家買了小車,我就喊詩:“呼嘿——龍燈進門嘀嘀嗒,賀喜東家買小車,車輪滾滾走四方,財源滾滾到東家啊——”得到鄉親們的肯定和喜愛。

有時候,喊詩人也會受到東家“捉弄”。一般來說,每件喜事喊詩三、四首即可,但有的東家要增添喜慶氣氛,當場宣布:每多喊一首“加丁”多少,“加丁”即加錢的意思。隊友們一聽,隨聲附和,鼓勵喊詩人增加詩文,多多益善。喊詩人在這種熱情洋溢的氛圍中無法推脫,只能打開記憶倉庫,喊了一首又一首,喊到東家的鞭炮打完為止。一時間整個場面好像春雷激蕩,高潮迭起,在場每個人的心情都抒發得酣暢淋漓,心滿意足。作為一名喊詩人,此時此刻我又體會到,鄉親們把這一活動定名喊詩,而不唱詩、吟詩,實在是準確無比,唯有“喊”,才能體現大家對喜事最直接的祝賀,對幸福最直接的感受,對未來最直接的期盼。我覺得我不是在喊詩,我是鄉親們的代言人,我在替大家大聲呼喚健康平安、幸福吉祥。

也有好事者問我,喊詩一夜有多少報酬。我老實回答,可以分到兩、三斤肉。他驚訝不已:兩、三斤肉,只有三、四十塊錢!我默不作聲。對于一個不懂我的人,我可不愿白費口舌去解釋,不如節省嗓音,準備到下一家高聲喊詩。

來源:南城縣文化廣電新聞出版旅游局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女性各种B型-女性私身体